荆门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用微信登录

扫一扫,用微信登录

荆门社区网声色荆门图文

查看: 642|回复: 2

[声色荆门] “荆门南极科考第一人”李鑫裹挟着南极的风雪归来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1-10 14:4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 
在美丽的极光中,李鑫认真工作。
  “我最亲爱的祖国,你是大海永不干涸,永远给我碧浪清波,心中的歌……”
  2018年12月12日,第34次南极科学考察队的19名越冬队员在堆满雪的南极中山站的一个山坡上合唱了一首《我和我的祖国》,录制了最后一个视频,以这种方式向南极告别。
  在合唱的队伍中,有名唱得热泪盈眶的青年,他叫李鑫,来自荆门市气象局,35岁,作为“南极科考荆门第一人”,他在这里度过了348个日日夜夜:“南极的团队合作、拼搏精神让人受益匪浅。南极的极光、星空令人心动,难以忘怀。”
  今年元旦期间,李鑫回到荆门,日前向记者讲述了他在南极的难忘时光。
  外出工作 腰里要系根绳子
  李鑫2008年在荆门市气象局工作至今,一直奋战在业务一线,主持并参加过多项气象建设项目,有丰富的野外科考经验,是行业技术能手。2017年10月,在单位的支持下,历经了两次严格选拔,经过黑龙江亚布力的严格训练,李鑫如愿以偿成为第34次南极科学考察队越冬队员。
  2017年11月8日,李鑫一行乘坐雪龙号极地科学考察船从上海出发,前往南极执行科学考察任务。从上船的那刻起,李鑫就担起了气象服务和气象观测工作,到达罗斯海西岸后,李鑫又参与了新建的中国第五个南极考察站的自动气象站安装、维护等工作,为期10天。2017年12月31日,李鑫一行抵达南极中山站,第二天就投入了工作。
  李鑫在南极中山站的主要工作是在野外开展气象观测、站区气象服务,对气象探测设备进行维护,协助队友开展海冰观测、大气成分观测等科研任务。他每天定时出门工作4次以上,每次约1个小时。回到办公室后,就开始整理数据,并每天在北京时间2点、8点、14点、20点将野外采集的数据报送到世界气象组织,供全球交换。此外,根据站长安排,他还要协助后勤岗位开展站区建设、维护等系列工作。
  在那里没有节假日,不管天气多么恶劣,每天的工作都得按时完成。
  “狂风把白雪吹得漫天飞舞,根本看不到路,人也被吹得东倒西歪,在这样的天气到野外作业,需要两人同行,一根长绳子拴在两人的腰间,以免其中一人被风吹走。”李鑫说。
  李鑫在户外工作时间最长的一次是3个小时,那次气象站的线路被狂风刮断,需要及时维修。干活时,戴手套不方便,李鑫就把手套取了下来,干一会儿活,就把手揣在怀里暖一下,即使这样,双手还是不一会儿就被冻僵了。风大雪急,他在荆门1个小时能干完的活,在那里干了3个小时。干完活后,他和2名队友几乎冻成了冰棍,眉间、嘴唇上全是冰花。
  亲吻南极冰山 嘴巴居然被粘住
  李鑫到达南极中山站时正值当地的夏季,最高温度只有六七摄氏度。空气寒冷干燥、紫外线强,出门要擦防晒霜,戴面罩,尽管这样,没过多久,一个个还是被晒得黝黑,李鑫还被晒得脱了一层皮。
  南极堪称世界上冰雪量最多、气候最寒冷、暴风雪最强烈的地方,最低气温是零下四十多摄氏度。让李鑫真正体会到这里的寒冷是一次亲吻冰山的经历。来到南极,李鑫对一切充满好奇,那晶莹透亮的冰山让他格外喜欢,有一次,他忍不住亲了一下冰山,结果嘴巴都被冻在了冰山上,他使劲挣脱,嘴唇被生生地扯掉了一层皮。
1547083411684.jpg
  李鑫亲吻冰山嘴巴被粘住
1547083430544.jpg
  李鑫在维修风传感器
1547083446463.jpg
  李鑫在野外采集雪样
  李鑫在野外采集风数据
  冰裂隙与白化天 要机智躲过
  每次出门,最危险的事情之一是遇到冰裂隙,表面看着完好的冰,因受潮汐运动的影响,下面很可能有裂缝,车行在上面很容易裂开,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,后果不堪设想。有一次,李鑫一行人开车外出,突然陷入冰裂隙,见情况危急,他们赶紧跳车,调来拖车及时将该车拖了出来,避免了不良后果。
  在室外最怕遇到的还有白化天。由于南极大陆地表95%被白色的冰雪覆盖,而大风雪又会令天空一片雪白,产生了令人闻之色变的白化天,此时,眼前只剩下一片白色,让人失去方向感。有一次,他们开车进行野外作业时,经验丰富的领队远远看到白茫茫的一片,知道白化天来了,急忙指挥司机将车开到一处岩体下,在背靠雪山之处躲了两三个小时,直到白化天慢慢消失,他们才继续前行。
  孤独与极夜 需积极应对
  在这里,除了极寒天气,科考队员们还要面临极夜的心理考验。南极中山站从5月底进入极夜时期,12点,天才开始蒙蒙亮,13点已完全黑暗。在长达50多天的极夜里,南极中山站要经历多次持续好几天的雪暴。但他们还要照常工作,外出要带上手电照明。
  一进入极夜,失眠就开始折磨大家,不少人生物钟紊乱、作息失控,接着会出现便秘、厌食等消化系统问题。除了生理不适,心理不适也很常见,容易产生焦虑、烦躁等情绪。
  李鑫也不例外。面对失眠他靠回忆打发时光,家人的一个电话,单位领导和同事的一个问候,都是支撑他度过不眠之夜的法宝。有时,他会爬上站内的一个山头,眺望家的方向,静静地思念亲人和同事,尽情释放情绪后,再慢慢入睡。有时,他会静静地欣赏或者拍摄流光溢彩的极光和灿烂星光,调节心情。
  此外,孤独也是他们必须面对的。2018年1月末度夏队员陆续回国,中山站仅剩19名越冬队员,平常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,大多时间都是各忙各的,孤独成了这里的常态,而他们必须面对、战胜这场“孤独之战”。除了自我调节外,中山站每年会举行一系列娱乐活动,羽毛球比赛、投篮比赛、乒乓球比赛等,丰富大家的生活。李鑫因为从小爱打乒乓球,在赛场上拿到了不少奖项。
1547083491192.jpg
  第34次南极科学考察队的19名越冬队员在中山站
  生活现代化 恒温的室内宽敞明亮
  在中山站,大家的生活条件已经现代化,越冬和度夏队员有各自的宿舍楼,越冬队员因为人数少,每人有单独的房间。越冬宿舍楼通过发电机余热供暖,室温保持在22℃,让科考队员十分惬意。
  科考队员们日常工作的地方是综合楼,温暖明亮。楼内餐厅、健身房、篮球场、医务室一应俱全,还有种植蔬菜的温室。他们的吃穿用度则由“雪龙号”一年一次运输补给,所以生活不用愁。
  中山站还可以上网、打电话、看电视,与外界的交流也相当方便,这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他们的思乡之情。
  队友情最动人 协同合作暖人心
  恶劣天气外出工作,需要团队协作。“也许有些队员不能从技术上给你帮什么忙,但他们哪怕帮你递个工具,帮你挡下风,为你加油鼓劲,在恶劣环境中,都显得特别珍贵。”李鑫说。
  在工作中相互协作,在生活中相互帮助,有好东西一起分享,有困难一起解决。队友情,成了这里最动人的音符。
  中山站区的地面大都是岩石,特别硬,覆盖雪的地方又特别滑,一不留神就会崴脚、摔伤。有名队友在一次外出作业时摔伤了腿,卧床养伤的日子,队员们轮流精心照顾,直至队友三个月后完全康复。
  节日庆祝与邻站考察 是最热闹的时光
  每逢重大节日,李鑫和队友就会庆祝一番,例如国庆节,他们会一起升国旗、唱国歌;除夕,大家一起看联欢晚会,一起守夜;队员的生日,厨师会做生日蛋糕、加菜,大家聚在一起庆祝;6月21日仲冬节——南极洲最重大的节日,他们会敲锣打鼓地庆祝,因为这个节一过,南极的极夜会渐渐消失,光明就在眼前。
  和中山站相邻的还有俄罗斯科考站和印度科考站,有时他们会进行站与站之间的参观交流,大家在一起交流技术,互尝异域美食,是生活中难得的热闹时光。
  此外,附近的生物邻居——可爱的企鹅、憨态可掬的海豹,也给他们的生活增加了乐趣,哪怕远远观看,远远合影,都让他们感到十分美好。
  如今,李鑫回到荆门已经近10天,每当回想起在南极的日子,他的心情仍久久不能平静:“极地科考是一代人的热血情怀,如果有机会,我还想再去…… ”
  (图由李鑫提供)
1547083523210.jpg
  李鑫在中山站留影,一只贼鸥闯入镜头。
1547083541498.jpg
  绚丽极光让人陶醉
1547083555506.jpg
  冰山上升起了红月亮
  知识链接:
  第34次南极科学考察队与中山站
  第34次南极科学考察队由80余家单位334人组成,实施罗斯海西岸我国第5个南极考察站建设的前期工作,以及国家南极观/监测网建设、海洋环境保护调查、站区环境整治等重点工作。越冬队员19名,其中科研队员7名。
  我国对南极进行科学考察已有30多年。1984年,中国首支南极科考队抵达南极洲,对南极进行探秘,之后我国在南极建立了长城、中山、泰山、昆仑4个科考站,其中长城站和中山站是常年考察站,泰山站和昆仑站是季节性考察站。
  中山站建成于1989年,位于南极大陆沿海,一年中极昼有54天,极夜58天,极大风速每秒超过50米,相当于15级大风,最低温度-45℃,每年有130多天伴随着8级以上的大风。因此每次出门,帽子、墨镜、手套是必带的,如果碰到暴风雪就得全副武装,戴上帽子、风镜、面罩,穿上御寒防风连身服。
  极光和星空最美丽
  南极的美,美在冰清玉洁的冰山、浓墨重彩的霞光、千变万化的云朵和五彩斑斓的极光,每一个场景都可以用如诗如画来形容。最让人震撼的是绚烂极光和星空交相辉映的美景。
  极光是发生在地球高磁纬地区的一种大规模放电现象。由于中山站特殊的地理位置,一天穿越两次极光带,是世界上进行极光观测的最佳场所之一。那在天幕上流动的绿光,时而变成一条龙,时而舞成一朵花,光带交错,再加上满天繁星点缀,就像以天为幕在开一场盛大的演唱会,让人叹为观止。
  企鹅和海豹最可爱
  中山站最可爱的邻居是企鹅和海豹,以及贼鸥等海鸟。企鹅成群结队地生活在冰川雪地里,有时黑压压地一大片在那里踱步、晒太阳,一家三口在一起亲密地耳语。有时又排成一列从中山站摇摇摆摆地走过,像在视察他们的工作。它们走起路来头一点一点的,仿佛在说:不错,不错,你们的工作干得不错!
  海豹喜欢栖息在站区附近的浮冰上,经常是海豹妈妈快生产了,就来到冰面,待生产后,妈妈就为宝宝捕食、喂食,和宝宝一起晒太阳,那温馨的场景常常让人感动。
  按照南极相关公约,人和动物、鸟类都要保持一定的距离,不影响它们的生活。另外,要尽力保持那里的原生态,所产生的垃圾都要带回国内。正因为大家都严格地遵循着南极公约,现在中山站还如初建时那样保持着完好的原生态。(记者 郭玉红 通讯员 李婧)

发表于 2019-1-10 15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-13 14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  扫一扫,用微信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荆门网 jingmen.com上一条 /3 下一条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
关闭

荆门网二维码

请用手机扫一扫
参与荆门网互动

荆门网微信平台二维码

微信扫一扫关注
荆门网官方微信